达布达尔一路所见|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_一索功高缚楚王

sophone官网

2019-07-26

寒毒王妃达布达尔一路所见|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_海柳烟斗百年海柳

《韩民族新闻》报道称,平时因为集团经营权而闹得鸡犬不宁的一家人,如今因检方指控齐聚法庭。

  王晨表示,监管层担心的主要是IPO审核期限较长,“三类股东”可能因存续到期而造成股权变动,影响股权稳定性。

地球最美50人

这是我在和田一家卖维族乐器的店里听到的,满墙挂的民族乐器,我还找不到哪一种是“独他尔”,但这位维族大叔激情的弹奏,已经使站在门口的游人为之欢呼鼓掌。

维族大叔不会说汉语,但弹奏的电影《冰山上的来客》的主题曲却是那样的娴熟,沁人心扉的音乐使人马上回忆起电影中的情节,好似冰山一角,让我们对那种美好的记忆悠悠不忘。

2013年9月,我第一次来到梦牵魂绕的帕米尔高原——塔什库尔干,驴友们简称为塔县。

在达布达尔,我骑着租来的摩托车,深入到人迹罕至帕米尔高原,见到了一般游客所见不到的塔吉克牧民们的生活状况,朋友们也许会问我为什么已年近六旬何以敢冒这种风险?让我的照片告诉你们吧!塔吉克的妇女们着装非常艳丽,五彩斑斓的连衣长裙,上身紧身束腰,下摆宽大,不论春夏秋冬都套着一件黑色的羊皮坎肩,她们四季都穿着过膝的皮靴,这是为了防寒。塔吉克人原本就是欧罗巴人的后裔,当内地的男人们在塔什库尔干县城的大街上看到那些美丽的欧罗巴女人,都眼勾勾的盯着不放…… 一位塔吉克老人赶着小毛驴,从草原深处过来。到了河边,驴儿毫不犹豫,径直跨进水中,没膝深的水,老人和驴,像一叶扁舟,在晨光的水中,荡漾着愉悦的心情,上了岸,老人和一中年塔吉克男子把货物装在毛驴背上的木制褡裢,突然间,我想起了阿凡提的故事,镜头中,又有了一个经典的民族元素……有一对棕红色的母子马,以石头城为背景,把自己倒影映在水中。小马驹正专心地在母亲的肚腹下吸奶——它把草原早晨的全部美好都吸进了自己稚嫩的生命里了。

从塔县县城到达布达尔,一路上真的很美,一条宽宽的石头河,河边是牧场,淡绿色的,近处是几排低山,土黄色的,远处连绵的是雪山,特干净的白色,再远处是碧蓝的天空,时不时有棉絮般的白云飘过,剩下来都是灿烂的阳光了,这样的风光真的能净化人的心灵,没有世事的浮华和躁动,只有自然的恬静与安详。一路上的牧场上稀稀拉拉的点缀着村庄,当地塔吉克人的住房很生态,石头是塔吉克人建房的主要生产资料,和自然融为一体。而在草原深处的游牧点,牧民们的住房却极其简陋,帐篷也不正规,多是木棍和塑料布搭建,做饭的铁锅用石头支着,地上凌乱的扔着碗筷。在一个牧点,两位妇女把小石子高高地抛向空中,然后用手接住,反复循环,口中唱着我们听不懂,但使她们很快乐的歌曲……我站在高高的石头城城堡上,北望慕士塔格雪峰,西眺喀喇昆仑延绵的群山,俯瞰古城堡下美丽的阿拉尔草原和塔什库尔干河蜿蜒而去,仿佛我置身在云海之巅,我感悟到造物运动的伟大和力量,是它给人类提供了无比绝伦的历史胜迹!我情不自禁地向着耀眼的雪山群峰大喊:帕米尔,我爱你!。